作者 主題: 論語別裁中關於宰予的文…  (閱讀 5673 次)

oldfool

  • Administrator
  • Jr. Member
  • *****
  • 文章數: 84
論語別裁中關於宰予的文…
« 於: 七月 10, 2009, 02:51:07 下午 »
南懷瑾 論語別裁中的解釋,雖不算正確,但頗合本作的設定。出來供參考。

引用
宰予晝寢。子曰:朽木不可雕也,糞土之牆不可禥也。於予與何誅!

    宰予是孔子的學生,四科高弟之一。孔子說的言語、文學、德性、政治這四種
才學分類,宰予等於是孔門那個「學府」裡的後起「語文系」的系主任呢!言語嘛,
宰予的長處就是「利口」。「宰予晝寢」據古人的解釋是白天裡睡覺——大概睡午
覺,或睡懶覺。被孔子看到了,就罵他:「朽木不可雕也」。這個爛木頭無法雕鑿。
「糞土之牆不可禥也」,這個爛牆去粉刷也粉刷不好。「於予與何誅!」該死!該
死!因此中國過去守老規矩的讀書人,不敢睡午覺,都是受這一段話的影響。我們
知道,歷史上清朝中興名臣曾國藩,也是有名的理學家,他就不敢睡午覺,儘管忙
成那個樣子,還是不敢睡午覺,怕孔子會發牢騷「——糞土之牆不可禥也。」所以
曾國藩改成睡晚覺。早上起得早,公事又多又忙實在受不了,沒有辦法,只有在吃
晚飯以前,睡一下,然後夜裡精神又好。這個晝寢的教訓,在古人是這麼嚴重的事。

    後來到了民國初年,洋學堂是學的西方文化,新的規矩一定要睡午覺,尤其那
個時候,德日式的訓練風氣來了,早起有朝氣,補充的休息時間便靠午睡,否則不
合乎衛生。那麼「宰予晝寢」的問題怎麼辦呢?有人便提出如康有為、梁啟超他們
的意見,說這個不是「晝」寢,是「畫」寢的錯誤。因為宰予沒有事,常常在寢室
裡頭「畫」壁畫。除非幼稚園的學生,可能偷偷地在牆上亂畫,宰予又不是小孩子,
為什麼要在牆上亂塗。讀書不多真難,後來才知道受了康有為他們的騙。這個「畫
寢」的問題,最先提出的是梁武帝,後來宋代也有個人照此講過,說宰予並不是白
天睡覺被罵,而是他在寢室的牆上亂畫,所以孔子罵他。康有為他們的說法,並非
創見。

    然而,據我們的瞭解,古人對孔子這兩句話,似乎都曲解了。據我的研究,這
兩句話的真正意思是說,這根木頭的內部本來就已經腐壞了,你再去在他外面雕刻,
即使雕得外表很好看,也是沒有用的;「糞土之牆」,經螞蟻、土狗等爬鬆了的泥
巴牆,它的本身便是不牢固的,會倒的,這種裡面不牢的牆,外表粉刷得漂亮也是
沒有用的。等於房子爛了,你把他整理起來,像用現代的三夾板、甘蔗板、壁紙一
敷,走進去看看很漂亮,但架子鬆散,這是不對的、靠不住的。

    這兩個問題解決了,就懂得他是說宰予的身體不好。只好讓他多休息一會,你
們對他不要有太過的要求。這個道理,我是從學生中體會出來的。因為我有幾個學
生,能力好、智慧高,他的才能見解,老實說我都佩服他。但要命的是,交給他一
件事情,一個月都沒有消息。罵他嗎?不忍心。實際上他三天兩天就患感冒,一天
到晚都必須與床為伍,沒有精神,只好躺下來睡覺。我才發現「朽木不可雕也,糞
土之牆不可禥也。」不是說他壞,而是他的底子太弱了。
但是人很奇怪,身體弱的
人頭腦都好,試看《孟子‧盡心章》裡:「人之有德慧術知者,恆存乎烘疾。」一
個有病的人,因為經常在病苦中,身體沒有其他的活動,所以會多思想、會搞學問。
體力好的人,運動得錦標的,要他寫兩篇,他很吃力。這兩件事,不可得兼;體能
好,智慧又高,文武具全的人太少了。學問、德業好的人多半體弱多病,這是事實。
所以孔子說:「於予與何誅?」對於宰予不必過分誅求了。「誅」者求也,在此不
可當殺人的「殺」字用。「誅」也是要求的「求」,這裡「於予」的「予」就是宰
予。換句話說,你們對於宰予,何必要求太過呢?就讓他睡個覺吧!

    接下來:

        子曰:始吾於人也,聽其言而信其行。今吾於人也,聽其言而觀其行。
    於予與改是。


    孔子說,從前我聽了一個人的話,就相信他的行為。現在我年紀大了、人生經
驗多了,聽了一個人說的話,還要觀察觀察他的行為。這個改變,是宰予給我的啟
發。

    古人根據這些話解釋說,孔子對宰予恨極了。事實不是這樣的。我們從生活和
教學的經驗中體會,便可知孔子這樣的話,是說他從前看到一個人,有思想、有才
具,便相信這個人將來一定有成就——「聽其言而信其行」。後來他發現並非如此,
一個人即使有才具、有學問,但沒有良好的體能、沒有充沛精力,也免談事業。一
個人做事業,必須要強健的體力,飽滿的精神。所以孔子說,我看了宰予,對人生
看法有了改變,天下事實在並不簡單。有人有思想、有能力、有才具,他卻一輩子
做不好事業,因為他的精力不足、精神不夠。
所以曾國藩的相法便說:「功名看氣
宇,事業看精神。」有道理!所以我認為這一節是這個意思,對與不對,還待大家
再研究。不過我個人至少到今天為止,認為是這樣的。只是古人把孔子描寫得太古
板、太迂腐了,其實孔子非常通人情。

校工

  • 訪客
回覆: 論語別裁中關於宰予的文…
« 回覆 #1 於: 七月 11, 2009, 11:03:50 上午 »
好東西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