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 主題: 20世紀初年的KUSO版孔子  (閱讀 4173 次)

ritterkreuz

  • 訪客
20世紀初年的KUSO版孔子
« 於: 一月 22, 2010, 05:07:17 上午 »
孔子辦學記

李宗吾(1879-1943)

  孔氏學校,無一不有。其中的材料,純是取自《論語》。作者系採用八股文中的「截塔題」的手法,任意拉扯,任意附會,字義訛串也不管,時代錯誤也不管,可謂極盡突梯滑稽之能事。現在且把學校將要倒閉的一段照寫下來,以見一斑:

  孔子創辦學校之初,學科的分配:修身是顏淵,閔子騫,冉伯牛,仲弓;言語是宰我,子貢;法制經濟,是冉有,子路;國文,是子游,子夏;格致,是曾子;數學,是冉 有兼任;體操,是子路兼任;歷史音樂,是孔子自任,後來各科教員,死的死,走的走。好在孔子這個校長,是萬能校長,教員一缺,就由校長代授。如今除語言一科外,其餘各科,儘是孔子兼授,校中只剩半個教員。怎麼教員會有半個呢?全校教員,只有宰予一人,他每日晝寢,到了上課時間,還要校長到寢室去喊他起來。每點鐘至多不過講三十分,就下課睡覺,故名之日「半個教員」。

  校中學課,既不認真,自然也就鬆懈下來,學生終日美酒佳餚,猜拳行令,而對校長,感情甚好,「有酒食,先生饌」。隨時邀請孔子,孔子也很客氣,「有盛饌。必 變色而坐。」師徒之間,相忘無形。不時又邀孔子下棋打牌,初時還是學生來約校長,久之,孔子覺得有趣,每日早膳後,就向學生說道:「飽食終日,無所用心, 難矣哉!」吃飽了飯,莫得事體幹,這個日子,真難過!「不有博奕者乎?」未必你們的箱篋之中,圍棋象棋,麻將撲克,都沒有嗎?「為之」,拿出來玩一下, 「猶賢乎已」,總比閑著沒有事好些。象這樣幹下去,校中自然安靜無事,不料校外訾議峰起,甚且還有編些歌謠罵他們的。

  此外,他還想寫一篇小說,題目是《孔告大戰佚聞》,可是並未完成。我所見的,僅是全篇的第一回材料是取自《論語》及《孟子》,仍是一味胡扯亂道,看不出什麼 寓意。但據他說,當年的八股文——尤其是八股能手,就是用這種伎倆。那麼這篇小說,也可以說是諷刺八股文及慣好附會的文章作者了。  《孔告大戰佚聞》,是這樣引起的:

  記得滿清末年,重慶《廣益叢報》,載有一篇《瞽瞍控舜的呈文》,曆舜的數十大罪狀,但是證據確鑿,有書可考。事隔多年,只約略記得點影子。說舜串通四嶽,竊 奪帝堯之位,這種大罪,是無待言的。最妙的是說,舜欺我年老,將我的眼珠挖去,嵌入他的眼中,所以我成了瞎子,他成了雙目重瞳,大罪一。娥皇女英,是舜的 祖姑,有族譜可考,他霸佔為妻,大罪二。堯之時,天下共有十二州,故舜典日:肇十有二州。舜使益掌火,燒滅了三州,故禹貢上只有九州,大罪三。……全文妙 味橫生,可惜記不清楚了。其時某報還做了一篇小說,說唐三藏偕同徒弟孫悟空、豬八戒、沙和尚,往外留學,如何如何。又有人做一篇小說,說孟子往東天取經, 途中遇著告子,手執《杞柳》,口吐《湍水》,孟水殺他不過,求救于曾子;曾子手執「慎終錘」,身騎「民德龜」(曾子日:慎終追遠,民德歸厚矣。)也戰告子不過,求救於孔子,孔子手執「傷人壺」,身騎「不問馬」(傷人乎,不問馬。)也被告子殺得大敗。忽然半空中飛來一人,身騎「猶病豬」,大呼道:「我乃姓堯名舜是也!」(堯舜其猶病諸。)遂將告子降服。我想:孔子是我國的大教主,豈能輕易戰敗?當必有一番惡戰,乃補做這篇《孔告大戰佚聞》,特筆錄出來,借博一粲。

    《孔告大戰佚聞》

  今寫出戰事緊張的一段來看:

  孔子大怒,忙在身旁取出一道靈符,名日「傷人符」,向空中一展,大呼道:「六丁六甲何在?」只見半空飛來一人,身騎「不問馬」大呼道: 「我乃廄焚子是也」。(廄焚,子退朝,日傷人乎,不問馬)只是廄焚子,驅著火龍、火馬、火鴉、火鼠,向告子大營,放火燒來。告子見了,連忙口吐湍水,(告 子日:性猶湍水也。)將火撲滅。只見那湍水流出來,滔滔不已,刹時了間,「可使過顙」,「可使在山」,將孔家人馬,淹困水中。孔子見了,說道:「不要緊, 待為師念動避水真言,顏淵,你可領著人馬,從水中鑽出」。於是孔子口中,念念有詞: 「呀呀呸!水哉水哉!何取于水也?」顏淵正埋頭一鑽,被告子看見,大聲道:「往哪里走!」用手一指,那水忽然變成銅牆鐵壁一般。呼的一聲,顏淵跌落在地, 抬頭一看,那水已有千百丈高,顏淵喟然歎日:「這水呀!仰之彌高,鑽之彌堅,吾其死矣!」孔子到了此時,也無計可施。子路正負傷臥在地下,大聲叫道:「我 有馮河的本領,無奈身受重傷,不能為力。夫子,你有乘桴浮海的法術,何不拿出來行使呢?」一言把孔子提醒,乃率領眾弟子,浮出水面走,又命冉有子貢斷後。 告子領著人馬從後趕來,冉有子貢舉起大刀,做著要砍下的姿勢,連做兩遍;告子見了惶然大恐,乃抱頭鼠竄而逃。告子弟兄見了,莫名其妙,圍著冉有子貢問道: 「我們尼山學道,一十八般武藝,件件學全,從未見這種殺法,你們究竟從何處學來?」二人笑道:「此在兵法中,特諸君不悟耳!兵法不雲乎:冉有子貢,侃侃如也。」閒話休提,孔子回到營中,見人馬折去大半,十分悲傷。……傳下將令,叫宰予前來吩咐道:「全營將士,疲困已極,今日應該讓我好好休息,明日再行大 戰。最可慮的,是告子乘夜劫營,你是白天睡了覺的(宰予晝寢),今即派巡夜去吧。」孔子吩咐已畢,就低下頭「曲肱而枕之」呼呼睡去。……

oldfool

  • Administrator
  • Jr. Member
  • *****
  • 文章數: 84
回覆: 20世紀初年的KUSO版孔子
« 回覆 #1 於: 一月 22, 2010, 11:18:18 下午 »
以前就有人惡搞啊…